哦 碎

待此间事毕

不就发个烧吗 矫情什么呢 最后还招来一顿数落 自己乖乖的缩在被窝里不好吗

梦见可以无底线袒露那个糟糕自己人 醒来后一个人空空落落的 发烧的眼睛疼 没有力气 肠道感染还要爬到卫生间 秋天本就不好过 现在我只想裹着毛毯 烤火 然后昏睡一整天 来逃避 这个胆小懦弱不堪的自己 我还是不够坚强啊

人类之所以会存活这么长时间 是因为无法把别人的感情转嫁过来吧?
我们可以对别人微笑 隔天就默默死去 没有人会伤心 甚至不会有人知道 最后的碎片随着唾沫溅出来 那些虚妄的构想是我们存在的最后的意义
我想舒展柔软的身躯 向别人展现我的一切 外界好奇的伸出了刺 最后缩成一团 人们以此为乐 哈哈大笑 那些剥落的茧 是我努力过的证据

每次我以为会变好 最后都是我以为

真羡慕有些人的小伤痛可以肆无忌惮的呐喊出来 
我那些把自身吞噬的暗色,自主的吸取身边一切活生生的东西,永远也无法填满。
精卫填的深渊,有朝一日真的补满,对一些人来说也是希望吧
我当然清楚自己缺失的,想要的,和最本质的核 俗不可耐,那些原始的病态的渴望,若是赤裸裸的剖开,连自己都会厌恶,虚构迷幻才是归宿。
在纠缠的藤蔓里,自生自灭,每一捧灰,重塑了一个我,至此轮回不清

我的喜欢浓烈 短暂 又不值钱

没关系呀 只要想到你 即使一个人也能好好活着  我什么都不怕

他不自觉的双手捂住了脸,从急促的,微弱的,颤抖的喘息中,从指缝间流下的血痕,是他最后的灵魂   多么清澈的笑声,你看他的眼睛,绝望 孤独 单纯 戏谑,颤抖的指尖下滚出的音节,是他的挣扎,却只想让人束的更紧 

轻轻的盖在他流泪的眼睛上,轻声在他耳边叹息,没人会来救你,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鲜红与黑暗是最适合你的颜色,轻巧的锁链是见面礼  用力挣扎吧,那流出的鲜血与痛苦,才是真实的,令人上瘾  这是最后的咏叹调 

这是死谏,明晃晃的摆在那尸体,是少女最后对这个世界的控诉。可是活在混沌中的人,会被这炙热的生命的温度灼痛双眼吗?


当最后一个地球上的人倒下时,会想起那些红艳艳的警告吗,还是只是空白的一片。

这是原罪,他们并不知晓,快乐的茫然的生存着。那些笑谈里远去的天使,正对他们悲哀的微笑。

你看,这里混沌又黑暗,它是有生命的,会吃人的。嘘,小点声,不要被它发现了。